立白家族收获第一个IPO 80后二代美女掌门身价飙升

  • A+
所属分类:体育竞技

原标题:立白家族收获第一个IPO,80后二代美女掌门身价飙升

来源 | 融中财经

这是立白集团拆分而出的第一个IPO,但绝不是最后一个。

2018年,立白集团剥离出一个事业部,并由此组建朝云集团,准备独立IPO。

时隔3年,朝云集团终于登陆港交所,截至暗盘收盘,报价7.36港元,较招股价9.2港元跌20%。截至发稿,市值已超过百亿。

这是立白集团拆分而出的第一个IPO,但绝不是最后一个。

此番朝云上市的力推者,正是立白集团的“大小姐”陈丹霞,与上一代掌门陈凯旋、陈凯臣不同,陈丹霞乐于拥抱资本市场。

陈丹霞看来,未来家族企业会分成两大流派:一派是不上市的,要采取专注突破型方式;另一派是会利用资本平台发展壮大的,这个板块要多元进取,募集优秀人才。陈丹霞显然是后者。

朝云集团的上市,是港股继蓝月亮后又一家日化品牌。去年12月,蓝月亮上市首日股价高开16.41%,市值一度逼近1000亿,但次日股价就调头向下,较前一天收市缩水逾20亿港元。

2月5日,在正式登陆港交所后的第52天,蓝月亮与其他48家公司一同被纳入港股可沽空证券名单。在这创纪录的数字背后,蓝月亮却不幸成为其中“300亿+”港元市值阵营里,沽空比率最高的“巨头”。

如今,以驱蚊产品起家的朝云集团,又将如何?

01

立白家族,第一个IPO

朝云脱胎于立白集团。最早,是立白集团旗下的一个事业部。朝云集团现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为立白家族大哥陈凯臣的女儿陈丹霞。

2005年左右,立白大举并购蓝天六必治、高姿化妆品等品牌,陈丹霞从那时便开始打理这些业务,2016年,陈丹霞接手了立白集团的超威事业部,两年后,她将超威事业部从立白集团剥离出来,组建朝云集团,并于2018年出任高姿总经理。

与一代掌门人不同,陈丹霞希望通过资本平台将企业发展壮大。“一定要站在一万米的高空去看世界,这样你才有远见和坚持。”她曾表示。

按照她的设想,立白旗下可以完成上市的品牌有高姿、超威和澳希亚。在2017中国化妆品大会上,陈丹霞就公开表示,她管理的高姿、超威(朝云集团)和澳希亚,未来都有IPO计划。

三个品牌中,被她给予最大希望的是高姿。2017年时,高姿曾透露将在当年完成IPO,不过,没等到高姿的好消息,反而是以驱蚊产品发家的朝云集团率先上市了。

朝云集团主要从事家具护理、个人护理及宠物护理等日化产品的销售,目前旗下主要包括威王、超威、贝贝健、西兰、润之素、倔强的尾巴及德是七个核心品牌,产品主要应用于杀虫驱蚊、家居清洁及空气护理等。其中,以超威、贝贝健两大品牌为主的杀虫驱蚊产品,是朝云集团的主要收入来源,每年为公司带来的收入占比基本保持在65%之上。

从市场份额看,2015年至2019年间,朝云集团在中国家居护理行业的本土公司中均位列第三,2019年的市场份额为6.3%。

在主营产品构成上,朝云集团的营收主要来自杀虫驱蚊产品(超威)和家居清洁产品(威王),2019年,该两类产品分别贡献64.9%及24.3%的营收。

可以说,朝云集团营收最主要的来源就是驱蚊产品,不过,这类产品在整体日化市场中占比不高,行业天花板较为明显。家居护理市场增长空间仅个位数,行业集中度不高,未来增长空间有限。

2019年,杀虫驱蚊产品增长乏力,陷入负增长。2017年-2019年,朝云集团杀虫驱蚊产品的营收分别为9.2亿元、9.36亿元、8.76亿元,不升反降。

虽然朝云在杀虫驱蚊市场排名第一,但这并不是一个增长空间大的行业。从细分赛道看,中国杀虫驱蚊零售额从2015年的人民币62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84亿元,复合增速为8%,并预计将以7.3%的复合增速增长到2024年的120亿元。

杀虫驱蚊行业规模百亿上下且增速为个位数。杀虫驱蚊赛道实在称不上一个好赛道。

朝云6成营收依赖的杀虫驱蚊陷入负增长,已经拖累集团的营收。

02

重度绑定立白集团,朝云造血能力堪忧

近几年,朝云集团的增长不尽如人意。2017年-2019年,公司营收分别为13.46亿元、13.50亿元、13.83亿元,复合年化增长率仅为1.37%。2020年前9个月,朝云集团营收14.60亿元,同比增长16.8%;经调整利润为2.42亿元,同比增长30.8%。

2020年,受到疫情影响,朝云集团营收有所上涨,不过,从前三年的均值看,朝云集团的营收、利润增速在2018年、2019年均不明显,三年期间的营收平均值约为13.60亿元,平均增速不足2%;净利润的平均值约为1.77亿元,与2017年的业绩表现基本持平。

业绩增长乏力之外,朝云造血能力同样堪忧。

2017年-2019年及2020年Q1,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1.67%、87.58%、98.86%、88.96%。其中,2019年公司权益仅为1393万元但却有超过12亿元的负债。进一步看公司超过99%的负债都是流动负债。

截至2020年9月30日,资本负债比率进一步升至132.3%,主要由于2020年9月30日的银行借款3亿元所致,可见融资压力不小。

此外,朝云集团毛利率分别为35.9%、37.2%、43.4%;经调整利润分别为1.70亿元、1.88亿元、1.98亿元,年化复合增长率为7.9%。在毛利率方面,朝云集团综合毛利率为43.7%,其中杀虫驱蚊产品(超威)毛利率为38.9%,家居清洁产品(威王)毛利率较高,为54.5%。

朝云集团的毛利率处于中高水平,低于同行业的蓝月亮,后者毛利率一直在50%以上。

但这还不是朝云最大的问题。朝云最受诟病的一个问题,就是背后的立白对其全方位的“照顾”。

从销售上来看,凭借立白多年来建立的销售网络,朝云集团的产品得以迅速铺开。截至2020年9月30日,朝云集团通过立白集团向48名线下大客户(包括沃尔玛、家乐福等全国性、区域性大卖场、超市、百货商店及便利店)销售,目前覆盖了约11000个销售点。在往绩销售中,朝云集团直接通过立白集团渠道销售比例分别为17.9%、23%、20.7%。

除此之外,立白集团还扮演着朝云集团最大供应商的角色。

招股书披露,在销售货品需求量最大的时节,朝云集团会将部分生产外包给立白集团及其他第三方制造商。在2017至2019年及截至2020年3月31日止三个月,朝云集团向前五大客户采购占比大约为40%-50%之间,其中向立白集团做出的采购占比分别达到了20.8%、15.8%、29.1%及18.8%。

朝云集团借助母公司资源,本身问题不大,但上市后,过度依赖母公司会存在财务调节的嫌疑。如果没有立白,朝云独自造血能力如何?如此看,即便背靠立白,朝云也难安心乘凉。

03

立白家族二代开始登台

多年前,陈凯旋曾表示:“上市虽好,但不是‘一上就灵’”。此前立白集团时任副总裁许晓东曾表示:“上市的目的一般来说有两个:一是提高知名度,二是融资。而这两点我们暂时都不需要。”

朝云集团的上市,打破了立白家族企业不上市的惯例。

随着陈丹霞为代表的二代走入资本市场,立白家族的版图正在清晰起来。 

陈家二代子女众多,但真正接掌立白帝国的只有陈凯旋的长子陈泽滨。2019年陈泽滨正式接棒,成为立白总裁。陈泽滨正式上位后,立白走上了年轻化的快车道。先是提出“1+2”的战略布局(以立白为核心打造立白产业链);接着,陈泽滨本人首秀抖音,为立白的新产品“洗衣凝珠”拍迷你情景剧,还聘请了欧阳娜娜当新产品代言人。疫情期间立白最为活跃的数字化办公的优势达到最大化。

除了陈泽滨,业内将陈展生视为立白集团在金融领域的接班人。陈展生是陈凯臣之子、也是家族二代长子。陈展生曾表示,立白想要达到千亿体量,必定离不开金融的支持。2014年,陈展生成立了宝凯道融,以供应链金融为起点,与中信、广金控股展开了合作。对于陈氏家族老一辈坚决不上市的想法,陈展生也并不认同,希望借助金融的力量助力家族产业腾飞。

2017年,陈展生成立立白金控,作为立白金融模块的核心企业,立白金控致力于为立白集团旗下企业提供流动性支持。2018年,立白与广东华兴银行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此后立白金融一如既往的保持低调,立白旗下的各版块业务却开始逐步推动上市。

在大健康版图上,陈凯旋的三子陈泽行正在成为领头人。2017年,陈泽行成立了素力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并创立了贺爷、娇之密语等品牌......

年轻一代的管理下,老牌立白正在焕发出新的生机。诞出下一个IPO或许就在不久后,届时,立白家族也将借助资本市场完成新一轮的财富积累。

未来,这类家族式集团企业在二代掌门的接手后,资本化路径的发展将加剧上演。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